news center

都是垮桥事故,湖南株洲的处理方式跟南非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都是垮桥事故,湖南株洲的处理方式跟南非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作者:乔耗  时间:2019-05-08 04:10:00  人气:

都是垮桥事故,湖南株洲的处理方式跟南非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转载) 株洲垮桥事件到现在为止,要说是水落石出估计是说不出口的原因很简单,工程怎么到了没有施工资质的人手中、为什么用钢筋顶替工程款,以及死亡人数都还是谜案尤其是株洲方面竟然用超出赔偿规格一倍的钱数敦请遇难者家属尽快火化尸体,并且以家属意见为由不公布死者名单,以及株洲市副市长在“株洲市道路交通安全电视电话会议”上声称:“事故结果和遇难人数是幸运的……”      早有论者称,关于死亡人数国家是有相关规定的,超过某个数字就会上升一个级别,也会对于某些人的仕途造成不利的影响有网友根据所有公开披露的消息做了统计,死亡人数超过了官方宣布的9人而官方的说法不但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有了修改,包括被毁车辆在内的数字也是一再修正种种迹象表明,幸运的数字未必是上天对于当地领导“照顾”的结果      当然,在调查没有出现最终结果前,说其中必然有猫腻是不好的,也不符合实事求是的精神更可能的是,我们会一直带着怀疑生活下去记得在山西垮坝事件中,要不是一位记者愤然上书并且荣幸的受到了上层的关注,那座坝下面不知道还会有多少的冤魂但我们不是也没说啥么      只是这个“幸运的遇难人数”实在是有点挑战公众道德与智商的底线了我们知道,在这次事件中,当地政府的有关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对于死者来说,祸从天降、而且是人祸,这自然不会有什么幸运可言这个“幸运”是说正好(不论是真的还是假的)把死亡人数卡在一条“重大事故”与“较重大事故”的分界线上,对于当地的官僚机构来说,算是“幸运”的逃过一劫      一般来说,要是有人大难不死、逃过一劫的时候,嘴角总是向上翘起,有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会浮现出来如果我们相信该副市长是普通人的话,把这个场景叠加到他的脸上,基本上就会有骂人的冲动了吧尤其是出现在本来至少也应该负起监管不力的政府官员脸上,其猥琐与残忍表露无遗      而恰恰我们是知道这是发自其内心的说法,正是这种死人的事只要不到一定指标就可以称为“幸运的数字”之思维,导致了总是有人因为他们的失职而死去两者相辅相成,算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在很多如同该市长的官员看来,重要的不是是否有治下的公民死于非命,而是死于非命的时候不要带来太多的麻烦可以想见,在这种思维模式之下的庶政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管理模式形象工程是涂脂抹粉,而瞒报事故以及用各种手段维持他们的“幸运”就是必然的手法了平日里他们所思所想,无非是讨好上级与压制民意,最好是随时让上级看见自己的政绩,而出来的问题永远不能超过上级所规定的限度      而如何才能抹去官员脸上这感谢天恩祖德的微笑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其官位与前程不维系在上级的手里,出了任何事情,他所面对的都应该是广大的民众否则的话,在这些人的脸上,这抹微笑是永远抹不去的         南非政府竟会始终保留垮桥事故的废墟不清理,以便使百姓牢牢记住政府的失职劣迹[转贴]      此文原名是:不让耻辱轻易离开      转自09年3月下半月那一期的《幸福·悦读》杂志:   http://mag.people.com.cn/8181          南非开普敦地处印度洋和大西洋交界,市内的现代建筑和欧式建筑和谐布局相得益彰漫步在这里,常常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惊叹它的美丽然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市西的一座断桥     这本该是一座立交桥,桥面在即将达到最高点时戛然而止,腕粗的钢筋张牙舞爪地伸在外面,大大小小的混凝土块七零八落地挂在钢筋上或横躺在路面上,仿佛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地震看看这座断桥,再环视开普敦的美景,一种落差刺激着视觉,就像看见一块可口的奶油大蛋糕上落下一只黑苍蝇     见我皱着眉头,开普敦市的朋友布莱克很平静地说,其实我不说你也看得出,这是一个豆腐渣工程遗留下来的15年前,因为计算错误,桥建到快一半时轰然倒塌,3名建筑工人当场身亡那是一场灾难,建设局局长被判了3年徒刑,随后,开普敦打算尽快清理掉这堆建筑垃圾在狱中的建设局局长得知这个消息,写信恳求市长留下这座断桥但大多数市民不同意这么做,认为每年有上百万的外国游客来开普敦,这种丑陋的建筑垃圾,简直是全体开普敦人莫大的耻辱     就在准备拆除断桥的前一天晚上,开普敦电台广播了3名身亡的建筑工人家属致全体市民的一封信:     ……断桥是刻在每个市民心头的耻辱,对于我们还要再加上一份痛苦早一点让它消失,也许会平息我们的思念但是,流过血的伤口会永远留下个疤,不承认有疤的城市是虚弱的我们这座城市需要的不仅仅是美丽,更需要一种勇敢的品质     不要让耻辱轻易地离开,即使耻辱里包含着痛苦让断桥时刻地警示我们吧,这样我们未来才能做得更好     断桥保留了下来开普敦议会专门做出规定,任何人不得拆除断桥(议员、政客们竟会做出这样对官方很不利的规定,真是令人没想到呀!——转贴者点评)后来的每一任建设局局长宣誓就职时都选择在断桥前,保证用责任来修补曾经的耻辱市长会把一个小盒子交到建设局局长手中,盒子里是断桥上的一小块混凝土     夜色渐晚,大西洋的风轻拂着这座城市布莱克告诉我,那个入狱的建设局局长是他的父亲我心头不由地一颤,布莱克、他的父亲、3名建筑工人的家属和全体开普敦人是勇敢的,他们把断桥当作了耻辱之碑,责任之碑     断桥的右边,一座新的立交桥已建成通车,挺拔而牢固地屹立着 河蟹.jpg (103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6-3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