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双城记:洛阳与南京

双城记:洛阳与南京

作者:居嗒贪  时间:2019-05-09 04:14:00  人气:

四月的蔷薇五月的花 一个初夏的午后,正站在办公室里看窗外园子里盛开的芍药,接到南京的一个电话 哦,南京 喜欢洛阳,也喜欢南京不仅因为多次前往采访,也因为那座城市铭刻的历史符号、文化符号,因为秦淮河上那见证过喧嚣红尘,见证过刻骨屈辱的月光,因为那儿的那些人、那些事 洛阳与南京,都是古城,都是皇城,却有着不同的内涵,不同的神韵,不同的血型在这些“不同”中熏染了几千年的两座城市,一个有着居中原者得天下的王气,一个有着虎踞长江的安逸一个席卷着西北风的豪放,一个流淌着江南的柔情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古中国之兴,当数隋唐,隋唐之盛,当数洛阳洛阳之盛,在《伽蓝记》中曾经有着详尽的描述一位朋友说:“隋唐之盛,并非武力,是一种气象,这种气象的精华是包容和开放回想盛唐,我们记住的一是唐诗,二是牡丹她代表了一种深深的自信”把这种自信演绎得淋漓尽致的城市,就是洛阳,只能是洛阳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说的是洛阳盛唐的气象“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写的则是南京的哀伤 南京曾被列为“最忧伤的城市”对此,我喜欢的作家洪烛说,忧伤已经像寒气一样渗透到南京的骨子里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曾经富贵的燕子也流落到了寻常人家,可见多么的落魄冰凉的月光照着冰凉的石头,江水也像是冰凉的眼泪,诉说着这座城市的悲凉在诗史上,金陵怀古也几乎成了咏史诗中的一个专题,这些带有挽歌性质的作品﹐如同一场诗化的追悼会为旧王朝扫墓,很少有快乐的小调 对于两所城市骨子里的不同,余秋雨先生曾经试图用水域说来解释他说,中华民族就其主干而言,挺身站起于黄河流域北方是封建王朝的根基所在,一到南京,受到楚风夷习的侵染,情景自然就变得怪异起来南京领受黄河文明,但它又偏偏紧贴长江,这条大河与黄河有不同的性格南京的怪异,应归因于两条大河的强力冲撞,应归因于一个庞大民族的异质聚汇 想想也是相对于具有黄河文明典型特征的洛阳而言,南京受南北文化的双重冲击与挟裹,既不如江南小调那样从容弹奏,又不像怒吼的黄河那样席卷着滚滚黄沙,飞流直下,雄壮有力 看看忧伤的南京人李煜吧,骨子里那种悲凉、那种纯粹成就了他在词坛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拔地位王国维评价他说“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不失赤子之心”,“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 这样一个生于后宫长于女人之手的诗人,怎能是从洛阳老城马营巷走出用兵权夺取天下的赵匡胤兄弟的对手也许,冥冥中自有定数,从南京被押向汴梁的李煜,最终却葬在赵匡胤的故乡---洛阳北邙 总结南唐与北宋的较量,一定程度上是南北文化的较量南京是一座舒适得足以消磨人的意志和斗志的城市在我的记忆中,南唐中主李璟同样擅于赋词,在一派歌舞升平中,他与宰相冯廷巳咏叹“独立小楼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的时候,赵匡胤的马蹄已踏出洛阳,一路向东,虎视着南京这一片肥沃的土地失去南唐的李煜叹息道:“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关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之后的整个宋朝,南京与洛阳虽然不是都城,却是伴在开封东西的一对双子星座,一大群灿如辰星般的文人行走在这两所具有文化象征意义的城市其中,最有代表意义的是同为文学家与政治家的司马光与王安石当司马光在洛阳独乐园修史鉴政时,他的政敌王安石正因“下野”闲居南京 1070年,司马光从开封一路西行来到洛阳,在洛阳东汉广成囿旧址上修建了简陋的私家园林,取名“独乐园”在这儿整整消耗了14年的精力后,《资治通鉴》终于脱稿这年冬天,司马光一路奔波把书稿进献给宋神宗,并从此重返政坛,大刀阔斧一举废除王安石推行的新法此时,闲居南京的王安石,黯然神伤,不久离世同年9月,司马光也因患中风去世这一对文坛与政坛上的巨星划破洛阳与南京的上空,坠落于历史的长河 从另一种角度上,如果说南京是一曲哀伤的咏叹调,适合词人在此怀古凭吊那么,洛阳就是一个龙虎斗场,适合君王在此风云际会商代,周武王欲伐商,东行至洛阳孟津检阅军队,在这儿留下了“八百诸侯会盟津”的历史风云战国时代,先后有楚王与秦王问鼎周王朝,群雄争霸,逐鹿中原古洛之东的虎牢关侧的 “楚河汉界”,见证了汉霸两王城的隔涧相望 然而,历史不仅仅由王侯将相与文人墨客书写行走在洛阳与南京两座城市之间的,还有一个弱女子,她就是莫愁“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洛阳女儿莫愁当年住在南京水西门外的湖畔这个美丽的洛阳女子,深受南京人所喜爱南京作家洪烛用赞美的语言描述说:在莫愁女身上,比她的外表更美、更重要、更值得回味的,还是她心灵的美、人性的美,那是一种对任何劫难都能够以坚忍不拔的意志来对待莫愁,莫愁,并不是没有烦恼,而是战胜了烦恼这种在命运面前的坚强体现在一个弱女子身上这是洛阳女子的坚忍、坚持、恒久、忍耐一个女子能够如此,一个城市、一个民族更能够如此南京,这座饱受屈辱,被泪水、哀伤浸透的城市,一定能够把苦难留在过去,让屈辱成为历史 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中把南京作为五城记之一进行过浓墨渲染读这本书时,我还是个大三学生,对南京的印象只是吴侬软语、江南水墨如今,再读南京,却带着不加掩饰的偏爱因为在玄武湖、九华山、龙蟠路、秦淮河、江心洲留下了自己的心血与汗水,留下了太多的牵挂这份牵挂,这种纠结,事关南京,事关洛阳 当年,余先生对南京的朋友说,一个对山水和历史同样寄情的中国文人,恰当的归宿地之一是南京他心中珍藏的千古名诗中,有不少与南京有关,其中尤以刘禹锡的《石头城》为最: 山围故国周遭在, 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东边旧时月, 夜深还过女墙来 他说,1000多年前的诗人已把怀古的幽思开拓到如此气派,再加上1000年,南京城实在是气可吞天 这个让南京气可吞天的诗人,就是洛阳才子刘禹锡 此时,当终结这篇文章时,电脑里正在播放马克西姆的《出埃及记》,曲子气势宏大雄壮,低调沉敛,犹如狂风卷袭着黄沙,在苍茫荒凉的沙漠之中有万马奔腾透过魔幻般的钢琴演奏,我仿佛看到一支君临天下,威风八方的队伍,正在踏出埃及,